TOY.

 

韩娇娇又让我对他图谋不轨起来。


于是。一个小脑补。
和秦奋参加完活动说好各回各房,再神清气爽的洗个澡,睡个觉。
韩沐伯也没想太多,任由刘海丝儿的水滴滴落,套上件从秦奋行李箱里摸来的纯黑T恤就出了浴室。

他本想着舒舒服服躺在大床上欣赏上海夜景,再拍个图得意的发群里给几个小崽子炫耀炫耀。也没想到某秦正浴衣大敞,坐在床边等他出来。韩沐伯心中警铃大起,一看就知道没好事儿。

“你不念叨一路想看上海夜景吗?我陪你。”

…………

韩沐伯被秦奋从身后箍住一只手,由于身后猛烈撞击,不得不将另一手肘垫在下颚下避免与窗台棱角的磕碰。他的猫唇紧抿着自己的肌肤,被秦奋强迫拍下几张似在专心看夜景的图。
这只兔子耐操得很,没到爽的那一地步怎么也看不出是正在历经情事的模样。
事后秦奋搂着韩沐伯躺在他房间的大床上,任凭男人的手无力搭在他腹肌前摩挲。

韩沐伯也不知道秦奋拿他手机在干嘛,但秦奋确定的是,等到第二天韩沐伯起床刷微博,他会被揍醒。

评论(7)
热度(112)

© TO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