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

韩娇娇又让我对他图谋不轨起来。


于是。一个小脑补。
和秦奋参加完活动说好各回各房,再神清气爽的洗个澡,睡个觉。
韩沐伯也没想太多,任由刘海丝儿的水滴滴落,套上件从秦奋行李箱里摸来的纯黑T恤就出了浴室。

他本想着舒舒服服躺在大床上欣赏上海夜景,再拍个图得意的发群里给几个小崽子炫耀炫耀。也没想到某秦正浴衣大敞,坐在床边等他出来。韩沐伯心中警铃大起,一看就知道没好事儿。

“你不念叨一路想看上海夜景吗?我陪你。”

…………

韩沐伯被秦奋从身后箍住一只手,由于身后猛烈撞击,不得不将另一手肘垫在下颚下避免与窗台棱角的磕碰。他的猫唇紧抿着自己的肌肤,被秦奋强迫拍下几张似在专心看夜景的图。
这只兔子耐操得很,没到爽的那一地步怎么也看不出是正在历经情事的模样。
事后秦奋搂着韩沐伯躺在他房间的大床上,任凭男人的手无力搭在他腹肌前摩挲。

韩沐伯也不知道秦奋拿他手机在干嘛,但秦奋确定的是,等到第二天韩沐伯起床刷微博,他会被揍醒。

【秦沐】Bloom (下)


Warning:含自慰梗,诱受强攻

秦奋 x 韩沐伯

本文OOC注意,请勿上升正主。




来自Akechi1228客户端的开车邀请





----

六月份营业。

开车了会有多点儿的评论吗!

想要评论!

兄弟们,咱们七月见了,希望这辆小破车能看的开心。

作业也没写急匆匆赶出来车的我,zqsg地想看到你们的评论!

【秦沐】Bloom (上)

秦奋 x 韩沐伯

本文OOC注意,请勿上升正主。



AO3来自Akechi1223客户端的打卡邀请




------

这章没开车,没开车,没开车,依旧是下篇车。

想要评论!多点评论我提早发车!

永远是爱上下篇卡肉的我,食用愉快。

车链更新!

活在小窗的我终于来了。

AO3也终于注册成功了
关于 紊乱 和 占有欲 的 车 都在相关文章的正文部分,评论里的翻车链接就随它去吧!
特别是紊乱(下)没看到的同学这次真的可以了!

(特别感谢我猫头鹰老师的教程! @Owl。

拖稿大王下毒誓,这周末百分百先肝辆车出来(备考去了),六月底再出来营业。
谢谢你们真的谢谢,久等了。

想看哪个梗?



评论,评论,评论选择(都是🚓新车预警)
注意: OOC及秦沐/All沐不逆


1.秦沐ABO   偷窥瘾沐

“偷看我爽还是自己体验起来爽?”

“呃啊…秦奋,禽兽。”

2.秦沐

在某些社交软件上非盈利性质的分享自己的私密视频和照片的韩总
“Roi0831:我准备了情趣礼包想寄给你,你穿上一定很好看。”


3.All沐(不带未成年作业弟弟)

囚禁+爱与肉体疼痛的交织


4.秦沐 兽化(金钱豹x大灰狼)

“今天怎么不咬我了,嗯?”
“哥…奋哥,我想要。”


5.秦沐(老师沐)

“听说隔壁班新来的美男班主任待了一星期还没被气走?”
“我昨天路过男生宿舍楼下听秦奋跟他们韩老师说什么,如果他这次月考考上年级前五,韩老师就答应和他…反正我没听清,好像这次他还考了年级第三是吧?”

————————————
题外话!
关于紊乱(在带🚓的下 章评论中。)和占有欲的车都已经在相应文章下更新微博图链了,算是补车应该不会挂。
周末会考会结束我尽量在周日再肝出个你们点的车,一定。

一个cp洁癖注意避雷的梗吧。


all沐ABO预备中,弟弟和哥哥的激情真的会很刺激。评论欢迎!想看的!刺激场面!暂定其他四人A。

虽然梗说了这么多吧,如果不是因为学业我一定会尽快填完的…秦沐玩家最近好卑微,真的没秦沐车看了吗?

真的没什么能放车的链接了吗???写的车几乎都被石墨搞翻了,试了很多次,绝望啊。

【秦沐】占有欲(下🚚)

秦奋 x 韩沐伯

本文OOC注意,请勿上升正主。





改成AO3链接啦点击上车
想看你们评论,特别想。



————

特别特别特别抱歉推迟了几天。
一个在医院肝完的车。
最近是因为学业+去医院太忙一直没有时间动笔,算是睡前一波福利吧。
谢谢催更我的小宝贝儿,以及,欢迎催更。

食用愉快!

【秦沐】占有欲(上)

秦奋 x 韩沐伯

本文OOC注意,请勿上升正主。






六月的空气沉闷得令人心生烦躁,秦奋再次选择了故意绕远的路线从隔壁班前若无其事地经过,余光却在小心翼翼地觊觎正望着窗外发呆的韩沐伯,他再次动心了。


秦奋这大名早就叱咤校园各地,身为重点班之一的公认大哥,操着一口男人味儿混杂些甜腻的南方口音倒是被许多女生作为吹捧的理由。和本人一样,秦奋的班级也因为他而被带的活跃了起来。尤其是下课期间,这一楼层从来不缺人流量,一说是为了看秦奋,另一说是为了看隔壁班韩沐伯。


韩沐伯在学校的风云程度绝对不亚于秦奋。


当一部分目光全被重点班二班的班长大人所吸引的时候,秦奋多少也会去寻觅有他的地方,难得静下远远观望,嘴角时不时勾出个玩昧的笑,像是把已经套牢禁锢着的玩物从里到外裹腹一遍,看上一眼就极其满足。韩沐伯无论何时总爱待在他教室靠窗的位置,低着眸安静捧着手中乐谱或者艺术书籍欣赏。他眉头微蹙着,遇见难题也只是轻咬下唇思考晌秒。全校都知道韩沐伯的拿手绝活是大提琴,但除了开学典礼的统一表演,没人再看过他第二次拉琴。


全年级这样两个风云人物,平日却没什么交集。


这两人完全是好学生和坏学生的标准典范。秦奋明明有进入年级前十的资本,可他就是懒得学习,懒得思考。“有这时间还不如去打几场篮球呢。”看韩沐伯也行,他在老师面前满不在意地说。老师拿他没辙,目光在手中两个班学生名单上来回移动似乎在挑选什么。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同时还有韩沐伯淳厚又溢满魅惑力的磁性嗓音的一声 “打扰了,老师找我有事吗?”韩沐伯也注意到了此时立在老师办公桌前的秦奋,下意识动动喉结去了那人身旁一本正经地站着。


韩沐伯懂了老师的意思,大概就是课后帮秦奋补补习,他实在受不了秦奋盯着他后颈的炽热目光,也就答应下来当做业余爱好跟他一起学习。



也是从这以后,每次放学秦奋都能光明正大地去找韩沐伯一起待上一两个小时,如果有其他想占用韩沐伯时间的人,秦奋也就用一句话怼回去:“你又不是不知道韩沐伯现在的时间属于我,还想打架吗?”


正是夏季最热的天,秦奋怎么也不明白学校为什么要一时兴起着举办运动会,身为班里的体委他自然是担了大梁。秦奋手中拿着被捏皱的运动会项目单去韩沐伯教室门前堵他,校服内的白T晕出一团团水渍,韩沐伯一见他就嫌弃了番:“昨天不跟我说要好好学习吗?又去操场上打篮球了?”秦奋也没反驳,乐乎得把报名表往他手里一塞:“你陪我报个1500m跑步呗,我们俩还能比个赛什么的,我赢了什么都听你的成不成。”秦奋眼底的狡黠很快就被恳求没过,蓄势待发的金钱豹也准备出手将没有预知到危险的狼崽收入囊中。


韩沐伯也就这么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他对自己的体育还算抱有些希望,打算借此当作锻炼的机会。


运动会如期而至,秦奋庆幸毒辣太阳并没有冒出云端,但这天气却像煎锅一样来回炙烤着皮肤。韩沐伯捏住自己胸前T恤的一块儿布料让仅有的新鲜空气跳进,他才感觉到几分清爽。秦奋盯着韩沐伯因燥热而染上红晕的侧颈,动了动喉结,体内储蓄着的动能也蠢蠢欲动起来似乎已经确定拿到1500m比赛的冠军。


秦奋从善如流地小跑到韩沐伯身旁坐下,左臂用力将他拉入怀中:“你还不热身啊?比赛马上就开始了。”“不着急,我休息会儿。”韩沐伯侧过脸看了秦奋一眼,他倒是满脸胜券在握的样子,韩沐伯回想起昨晚和秦奋约定好的话,心慌像一阵电流从脚趾麻酥到头皮不由得击起了会儿寒颤。


“怎么啊,你怕我赢了你?”秦奋注意到韩沐伯的小动作和开始闪躲的目光,紧了紧半握怀里人的肩膀强迫他回答。“......没有。”广播通知比赛开始检录,韩沐伯才得以从这被秦奋圈住的逼仄空间离逃离,急匆匆起身跑去场地集合。



秦奋这万恶的占有欲韩沐伯早就体会到了。就算下午放学后两人呆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谈论习题的问题,秦奋也得坐到他身旁将他挤在仅能小幅度伸展的范围内听人讲题,韩沐伯想让他离远些,秦奋总是一句话堵的他语塞“我没带眼镜,看不清你写的啊沐伯。”


绕操场五圈跑对韩沐伯这种平日适合短跑的人来说有些吃亏,哨声落下伴随着淡灰烟雾在空中飘渺,几圈下来韩沐伯只觉得体力渐渐不消,硬撑着匀速跟在似乎要冲刺五圈儿的秦奋身后还是勉强拿了第二名,虽然距离与第一的秦奋相隔二百多米。


韩沐伯赛后又被秦奋搀扶着走了小半圈儿操场缓气儿,秦奋就去检录其他项目了,走时还叮嘱韩沐伯记得来喊加油。


可是秦奋并没获得他想要的加油声,比完赛在场地也到处没找见人,他有些愤懑。


韩沐伯很郁闷,他回了教室继续一人坐在窗边位置凝视操场人群涌动愣得出神,因为微张着唇而隐约露出的兔牙和半张侧颊也被夕阳余晖映亮,棱角分明。至少秦奋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情景,而心里又不知将韩沐伯就
地正法了多少遍。



“怎么,你现在就打算兑现昨天给我的承诺了?”





——————

依旧是下篇肉,预告教室play。
卡肉大王就是我。
夜猫子最后的倔强,TOY小朋友想要评论!欢迎找我讨论人设和秦沐!

【秦沐/ABO】紊乱(下)



校园AU  秦奋 x 韩沐伯

本文ooc注意,请勿上升正主。







走AO3点击上车

等到这个点很抱歉,大概是辆末班车。
越来越沉迷秦沐了,昨天舞台老秦的唇印,老韩的眼妆都很带感,预备新坑万人迷。

【秦沐/ABO】紊乱(上)





校园AU 秦奋 x 韩沐伯。

本文ooc注意,请勿上升正主。




浴室门开了,韩沐伯身上蒸汽腾腾,从里面走了出来。


水滴依附在他胳膊和小腿上不肯滴落,韩沐伯穿着条普普通通的白色平角内裤,圆润的臀瓣被紧紧包裹着。他的下巴很好看,至少是秦奋喜欢的类型。


秦奋闻到了海盐的清香。


他下意识咽咽口水,周围被Omega的气味萦绕总觉得小腹像是有一团暴躁的火四处窜动欲引领身体上前把隐约透着黑色毛发的单薄布料撕扯掉,又想让双手附上结实腰身去体验细腻肌理给掌心带来的快感。


秦奋挑挑眉角,撩起无袖背心的衣摆手指抵在腰带扣前解开丢到一旁床铺上。今晚韩沐伯来他宿舍主动献身,秦奋倒是意外。


韩沐伯是Omega这事儿全宿舍楼都知道,他也不会刻意去遮掩这些天生就已经决定下的东西。韩沐伯爱整天埋在Alpha堆里,让他们心神迷惑再一副严肃得没人敢靠近的模样离开,事后总有一阵快感没过心头,直到遇到了秦奋。


秦奋在韩沐伯隔壁的宿舍,是全宿公认最A的大四学长。时不时就有几个濒临发情期的Omega跑到他宿舍楼下试图闯进去寻找那股令人腿根发软的伏特加浓酒味儿,却已失败告终。秦奋喜欢待在阳台边做着日常健身,每次余光瞥到楼下几个陌生人鬼鬼祟祟的模样总是不解,而后就打开窗户散去宿舍残留的信息素味道收拾了东西同老铁去食堂吃饭。


秦奋下楼必经的一条路恰巧路过韩沐伯的宿舍。一是公认的最强A,一是公认最诱O,就算两人没交集也会常常被别的同学拉郎,他们也因此算是对彼此有了个基础认识。韩沐伯很绝望,每当早晨被秦奋那该死的诱人朗姆酒味儿折磨醒的时候,就觉得发情期仿佛提前了些。他想尽法子抑制着信息素不往外扩散,匆忙脱了睡衣接受冷水的洗礼。


韩沐伯不敢去找秦奋说明,在暗恋的人面前大概都是这样子吧。


当秦奋略过韩沐伯宿舍前的时候他会习惯性滞留一会儿。


因为海盐味儿被禁锢在门缝边儿溜不开,秦奋知道那是韩沐伯被自己信息素影响了的后果。他莫名就把韩沐伯从一堆Omega中拎到自己心端的特殊位置,被韩沐伯令人舒心的信息素缠着心魂儿,像独自身处海边一样,秦奋的脑海中会浮现蓝天碧海的模样,又不由得郁闷他怎么不来勾搭自己。


今晚大家难得都空着档期,韩沐伯脸上还敷着面膜准备躺床上养生,就被秦子墨等几个学弟强行拖着去了他们宿舍玩儿真心话大冒险。


“…秦子墨你找死是不是?把我拉过来玩儿什么小年轻的游戏。”韩沐伯仰首慢悠悠地抚平面膜褶皱的地方,嘴上怼着弟弟手上倒诚实地晃起了骰子。


“老韩,救救弟弟吧,我要是输了秦子墨他…”安静坐在床边的靖佩瑶看着手掌心冒出的汗,眼神盯着韩沐伯手中即将出锅的骰子默念要点数最小。秦子墨扬了唇角起身去了靖佩瑶身旁一把搂住他,不知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红晕渐渐从靖佩瑶的耳根攀上面颊。


“油腻,欺负我没对象。”韩沐伯翻了个白眼顺势把手中骰子抛向桌面,命中注定——韩沐伯输了。“谢谢谢谢老韩,我今后就给你跑腿了。”靖佩瑶松了口气双手还捂着胸口庆幸今晚能逃脱秦子墨的控制。


秦子墨眼神暗了暗,而后又是平日一副笑嘻嘻的模样仗着没人能看清楚,手探进靖佩瑶的衣摆下顺着柔嫩肌理往上滑至腰侧。“大冒险还是真心话?”韩沐伯没有犹豫,他本来就是喜欢刺激挑战的人。“大冒险。”


“你说的啊!去隔壁找奋哥勾引他怎么样?一小时之内不准回来。”韩沐伯语塞,向来就说话算话的他倒是有些犹豫。“出了什么事儿你负责。”韩沐伯揭下面膜起身拍拍衣摆,直步走到秦奋宿舍门前抬手敲了敲木质板面。


秦奋刚洗完澡打算上床睡觉,也不知是谁大半夜还有兴趣来找他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开门见是韩沐伯倒有些意外。


“沐伯学弟有事儿吗?”说实话韩沐伯是被撩到了。软糯的南方口音放在他身上却成了撩人利器,秦奋额前的发丝正酝酿着水滴下落在他手臂上,透过背心裸露部分隐约能看到他娇好的肌肉线条。


“学长,我来借一下浴室行吗?”秦奋也没有多问,侧身给韩沐伯让了位置就同意他进来。秦奋抱肩倚在床板边儿仔细打量着韩沐伯。


韩沐伯直接当着秦奋的面脱了上衣,仅放行一丝信息素通过撩拨他的心弦。“我看你什么也没带,就直接用我的毛巾什么的吧。”


秦奋捞过一旁浴巾随意搭在脑袋上揉两把,接到韩沐伯的暗示仍然没吭声。再移开浴巾时视野范围内的韩沐伯已经消失,浴室的阵阵水声促使秦奋去脑补洗澡的那人儿的诱人模样。


水声停了,秦奋缓过神来目光暧昧地盯着浴室的门,不由自主散发自己令人抓狂的伏特加火烈味儿充斥整个房间。


韩沐伯简单整理好滞在浴室门前压抑体内蠢蠢欲动的欲望。他觉得自己身体每一处的细胞都在被那人的信息素包裹,吞噬着,以至于它们都醉了,身体染上暧昧的粉红色。


“秦学长,你这样撩我可受不了。”韩沐伯推开了门,刚抬眼就撞见秦奋那双暗示危险的眸子下意识咽咽口水。



“受不了那就过来,我好好疼爱你不行吗?”